新闻资讯

像是有很重的心事

7月14日星期六凌晨1时20分我从噩梦中惊醒,喘着气,伸手抹掉额头的汗,这时,我才发现自己的掌心里已经全是汗水。屋里一片漆黑,在黑暗中我看不清任何东西,可我还是在往四周扫视着。有一些灰蒙蒙的光透过窗帘照进来,随即就消失了,四周似乎变的比平时更黑暗。一种莫名奇妙的压抑在一直缠绕着我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想马上下床去把灯打开。难道是因为那个梦的关系?这几年来,每次我一入睡都会重复做一个梦……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突然发现,我竟然想不起来那个梦的内容是什么,我努力的想,却只记忆起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。就像一架黑白放映机,一直在我的头脑里,不断播放着支离破碎的画面,错乱无章地闪过,哗哗哗的声音现在还在我耳边嗡鸣。记得我睡觉时已经是晚上了,现在却还是晚上,现在,难道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,我已经睡了多久?为什么我会觉得如此疲惫,我发了一阵怔,从床上跳下去。心悸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心脏像是要破腔跳出去。在漆黑的屋子里,我只能听见自己强烈的心跳声,呼吸越来越困难,我紧紧按住心口,但即使是抓得这么紧,它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。我一直想将我心脏不好的事抛诸脑后,可严重的心律失常就像噩梦一样一直缠着我。我撞下床,摸索着床头柜上的药瓶,哐啷一声,有东西被我撞翻的声音传进耳中。我全身都起了一阵凉意,拼命摸索着抓起桌上有熟悉手感的药瓶,终于吞下了两片药,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飞机滑过天空时轰轰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,我心里面又没来由地焦灼起来。刚才的一阵心脏抽紧,让我疼痛到连走去开灯的力气都没有。我也许会死在心脏的毛病上,不知道现在这种生活还能维持到几时。习惯了某些事,有时候就会变的很淡漠,像足了我现在的情况。‘咔嚓‘一声,房门被人打开,灯也亮了,灯光照亮了公寓内每一个角落。也许是我心理作崇的缘故,围绕在我身边的诡异气息似乎也在瞬间消失了。一眼瞟见从门外走进来的人,我绷紧的神经马上放松了。太好了,他终于回来了!“你这小子,家具又被你砸了,下次买家具的钱由你自己出,这是最后一次我帮你收拾残局。“冷冷的声音传进我耳中。只见他站在门口,一脸漫不经心的抽着烟,眼神在屋里扫视,左手里拎着一袋便当。我往屋里四周望了一下,这时我才发现,我触目所及的地方全是一片狼籍,像是刚发生过一场战争,几间卧室的门都半掩着,除了我睡觉的床,整个公寓没有一件东西完好。我从地上站起来,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径直朝他走了过去。我,该隐,今年刚满十七岁。该隐是我的化名,半年前,我被家里赶出来后,就投奔到他这里来了。他是我以前在美术社的学长常大,常大只是他的简称,由于某种原因我不能说出他的全名。常大,意思既常家大少爷是也。常大气质神秘而冷漠,双目狭长,身上有着真正艺术家才有的风度,虽然看起来是个不容易亲近有些冷酷的人,但他其实很温柔。当时我冒着雨半夜湿淋淋按响他公寓的门铃,他二话没说就收留了我。这里是他的公寓,位于一幢大厦的十四层。那次被家里赶出来是我的失措,但是我真的没想到,那位叫张音的律师小姐居然会追到我家去,当着我父母的面说出我和她的事,以此要挟我和她结婚,也不想想我的年纪离法定结婚年龄还差的很远。不过,出了那种事,父母把我从家里赶出来也是应该的。有哪个正常的父母,能接受自己的儿子从十六岁后就靠陪女人赚钱的事实。在经过半年这么长的时间以后,父母的心情,我如今似乎也能体会到了。他们一定很想让我经由正规的途径步上社会,希望我能诚恳正直,而我一直以来干的事却和他们的期望背道而弛。家里的关系其实并不很亲密,但想起父母的面容,我也不禁觉得一阵心痛。而我一直只忠于自己的感受,即使我让他们伤心了。“你在发什么呆?看来你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,这已经是我第几次警告你,不要在我的屋子里发疯?““有吃的吗?求求你了,我很饿。“我从他手中接过那袋便当。“小子,我不在的这个月里,你又连着睡了几天?“常大责难的语气消失得无影无踪,隐约透着一份体贴。“不记得了,大概只有两天吧。“我吃着便当,道:“大哥,难得你也会关心我。“据我了解,常大是靠一家他开的画廊赚取经济来源,那里面专卖十七世纪巴洛克风格的仿制品,他从中抽取部分佣金,收入很可观,至于他还有什么其它的收入,我从来没听他提起过,但我能凭直觉猜出来,他这个人, 白小姐全年免费精选资料决不简单。一直到很久以后, 白小姐全年免费欲钱料他对我来说都是个神秘人。“臭小子, 神算网精选平特一肖我不是你大哥, 免费平码高手论坛精选离我远点。“常大拢起了眉峰,往后退了几步。因为屋里所有的家具都被我破坏了,常大甚至连坐的地方也没找到,只好坐到我的床沿上,抽着烟,皱着眉,像是有很重的心事。“小该……““大哥怎么了?为什么叫我小该,平时不是都叫我臭小子吗?“我戏谑地朝他笑了笑。“你这种态度,我走了以后小心被卖。“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接着说:“以后你自己保重,你也该学些东西了,你那一行做久了迟早会出事。““什么,为什么要走?以后谁给我做饭?“我怔了怔,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他的话实在太突然了。“机票已经准备好了,我今天晚上就走,去东京。“常大把烟蒂按灭,淡淡道:“没什么好说的,最近有人要找我麻烦,先出去躲一阵。“说完,他挥了挥手,从容不迫的转身就走。我完全说不出话来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屋里一片静寂。我看着在常大脚下摇晃着的影子,屋里面所有东西被灯光反射出来的黑影都诡异的摇晃着,忽然有一股寒意窜遍我全身,我伸手拽住了常大的衣服,低声乞求道。“最近我又做了怪梦,你能不能陪我到天亮,拜托你了,嗯!“我打了一个寒颤,全身都被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着。我害怕夜晚的时候一个人待在封闭的屋子里,总觉得会有怪事发生。我实在不想一个人留在封闭的房间里。恐惧感原本就深藏在人的心中,我只不过是比普通人严重一些罢了。“小子,你不可能一生都和我在一起,有时候你也需要面对让你害怕的东西,靠别人帮你是没用的,自己努力去克服吧。“常大一把扯开我的手,脸色微微一变。〈不行,这个小子总能做出些让人担心的事,就这样走了还真会担心他会忽然猝死了,如果他出了意外,怎么对他姐姐交代。〉常大忽然又叹了口气,快速拿出支钢笔,在一张名片的背面写下几行数字,然后把写着数字的名片顺手塞进了我手里。“这是我在日本的联络方式,以后你可以用这几种方法联络我。“说完,他不知用什么手法把我的手挣脱了,砰一声带上门,扬长而去。眼见他就这样走了,我展开那张名片,只见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和一个电子邮箱地址。我也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,新闻资讯才回过神来。我发现,我最近越来越神思恍惚,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被我遗忘了。就像一个人可以记得苹果的味道和口感,看到它就会流口水,但当他想知道他正在吃的水果是什么时,却想上半天也想不出来,可怜至极。我现在离这样子不远了,一想某些事情就只能让心口一阵阵抽紧,头疼欲裂,以至于我现在随时都担心心律失常会再发做。不能再这样下去了……我把灯关了,点燃蜡烛和香精炉。希望能借着昏暗平静的烛光让自己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,常大既然走了,那以后的一切就只能靠自己了。我捧着烛台放到床头,烛火上下窜动,发出微弱的热量和橘色火光。夜晚阴气总是很盛,现在是凌晨一点左右,似乎一切坏事都是从这时开始,我心神不定的想着。床上扔着一张折皱的旧报纸,被我随手捡起来扔进了废纸篓里。那是一张旧报纸,朝上的一面,头条标题赫然写着《深夜出没的食人恶魔,连续有人被杀》。※※※※凌晨1点17分市中心广场附近。市中心广场在白天很热闹,不管是情侣还是做生意的小贩都喜欢到这附近来。也许是因为市中心广场一角的小花园位置很隐秘,是个很适合情侣幽会的地方,也因此顺便带起了小商贩的生意。但是一过晚上十一点,一切都改变了,几乎没多少人愿意在十一点以后到这附近逛悠。夜深人静,小花园里的树木投影,透过铁栏印在附近的街道上,交错穿插,形成了触须一样的黑影。广场附近每隔十米的距离就有一盏街灯,蜿蜒曲折的十几排街灯在漆黑的深夜里散发着微弱的诡异芒点,就像,一团团的鬼火照着通往阴间的路。它们不但不能照明,反而让广场显的更阴森凄冷。他在市中心广场附近的街道上徘徊,完全没有目的地向前走。街灯清冷的光线让他的脸显得僵硬苍白,他看起来就像带了面具。他的面孔不时被斑斓诡谲的树的黑影挡住,触须般的黑影看起来就仿佛缠绕在他脸上,他的双眼里燃烧着疯狂和憎恶。他脚下的影子像是巨大的恶魔,扩张着盖住了整个街道,在微弱的光下轻颤。现在,他正在等待,他疯狂地想干某件事。‘咯哒咯哒‘的脚步声从前面的转弯处传了过来,人的脚步声。深夜里竟然有人经过这个路口,莫非这个人正是他要等的?他的脸色越来越铁青,他的拳头紧紧握住,指甲刺得手掌心留下一道血迹。他看见对面街角转过来两个人,一个穿着朴素,面目清秀,有一股楚楚的风致的女子被一个高大男人搂着,有说有笑地往这边走过来。他们似乎是一对情侣,这对情侣在同时看到了他,他们两个人都愕住了。在一个寂静的深夜里,只有一对情侣,走在有着斑驳树影的诡异街道上已经是件很不愉快的事,如果街角对面突然出现了另一个走夜路的人,即使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陌生人,相遇在这种情况下也会显得诡秘。更何况他还面目狰狞,衣衫破烂,这对情侣相隔老远就能闻见自他身上散发着一股腐烂的臭味。或者他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但不管他是什么身份,走夜路时遇上这种人,无论如何都不是好的回忆。也许这些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,现在是深夜。男的习惯性的楼住了女子的肩膀,把她明显有些僵硬的身体紧贴在他怀里。“你恐怖小说看多了,别胡思乱想。“男的在女子的耳边轻声安慰,女子点了点头,这时候,她开始想些别的事情抑制住心头的恐怖。男的心中虽然也有股异样的寒意,但他为了不让女友更害怕,并没有说出来。两人没有再看他,没有停步直接从他的身旁绕过去,不知为何他们忽然同时加快了步子,越走越快,几乎已经算小跑。急促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晚里回响,即使是自己的脚步声,脚步声回荡的虚空感也可以让人窒息。男人不知为何忽然放慢了脚步,为了舒缓压力,他放轻松语气道。“冰箱里还有食物吗?“女子摇了摇头,脸上露出牵强的笑容,声音有些发颤。“没有了,但大概还有肉吧,你饿了我会做给你吃的。“耳边只有一些稀疏的风声,让她很不安,她一直想往身后看。她扭头看了两眼,背后那个陌生人依然动也不动,站在诡异的树影里。身后明明有一个人,那人却没发出一点声音,这才更让人难以忍受,一种快令人崩溃的状态忽然缠上了她。他依然站着,眼睛透过头发直视着前面这对情侣。听他们的对话,他们关系似乎已经好到同居的地步。从他身体里隐隐传出声音:你犹豫什么,上几次你都干的很好,把你心里的仇恨发泄出来。开始还有的迟疑在瞬间消散,他的理智立刻被负面情绪所填满。同时一股寒意自这对情侣肩头窜起,顺着脊背往下游走,使得他们的整件衣服都被涔涔冷汗浸湿了。‘啪啪啪‘的脚步声越来越急促,并不是离远,而是离他们越来越近。不祥的预感在女子脑中逐渐清晰,瞬间有许多电影的画面在脑中浮现,她腿不由的颤抖起来。这时候,她忽然想起某件事,下意识的把身旁的男友搂的更紧了。〈不管是谁,在这种阴森的夜晚走夜路都会胡思乱想,是我太紧张了,或许那人只是和我们同路,〉想到这里,她绷紧的心情才能稍稍放松。她不由的希望他们能赶快走出这条让人不安的街道,或者后面的那个人走快一点,能马上超过他们。她刚想到这里,突然感觉身旁的男友身体一颤,。她微笑着扭过头去,却意外的看到了她男友临死前最可怕的景象。忽然间,男友的身体往前倒去,砰地一下扑跌在她身前的街道上。他的四肢张开,大量血从他背后喷涌而出,飞溅在空中。亲眼目睹了如此骇人的画面,力气就像突然被从她身体里抽走,她瘫倒在男友的身旁,带着余温的血洒在她脸上,视网膜里一片刺目的血色。她骇然地想尖叫,但声音到喉头,却只发出了急促的喘息声。〈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会是我们遇上这种事!〉她的思维混乱无比,意识模糊不清,视线没办法从男友已经涣散的瞳孔,满脸是血的面庞挪开。男友溅在她身上的血,和她自眼眶里涌出来的泪水浑和在了一起,模糊了她的视线。恍惚间,之前一直在他们身后流浪汉一样的人,拿着沾满血的斧头走进了她的视野里。那个人扔下了手里的斧头,在尸体旁边蹲下,不知在干着什么。忽然间,他的脸部扭曲,整个人都弹跳起来。〈他一定是被他杀的!下一个就轮到我了。〉她牙齿打颤,恍惚想到了这些,却连站起来逃走的能力也失去了。下一秒钟,更骇人听闻的事在她眼前发生,她依稀看到,从流浪汉的嘴里窜出了什么恐怖的东西。那东西迅速附在男友背后的巨大的伤口,一涌一动,好象在……吸血……连血气里也有腥臭的味道,她脑中一阵昏眩。很快,那个流浪汉已经放下了她男友的尸身,举起斧头朝她胸前砍下。她眼眶睁得几乎裂了开来,当斧头深陷进她胸腔里时,她的胸口传来剧痛。在濒临死亡的最后一刻,一张整洁到一丝不苟的男人面孔忽然浮现在她脑海中,那张脸和这个狰狞的杀人者,竟有着意外的相似。〈不可能的,难道是他……〉她眼前一黑,思想在瞬间终止……终于把他们都干掉了。住在他身体里,水蛭一样的恶魔从咽喉里窜出来,从被斧头劈开的伤口吸食着女子的新鲜的血液,他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,长久以来的恨意也在瞬间释放。吸饱了鲜血,它才又从咽喉窜回了他的身体里。他眼中闪起骇人的红芒,提起染血的斧头,越走越远,逐渐消失在婆娑诡异的树影里。他将再次化为深夜的食人恶魔,带给这个城市灾难。深夜街道上这两具渐渐冰冷的尸体,也许仅仅只是此事的开端……

原标题:中高端游戏本配神U 神舟战神TX6Ti 钛给力!CU5DA仅5299起

,,正版神码报精选六肖图
 


Powered by 香港六合挂牌挂资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